新闻中心
  • 成都康乔电子自主可控产品以及理论来源。
  • 发布时间:2018/10/28 
  • 前言:习总书记2016年4月19日在谈到尽快在核心技术上取得突破的问题上说:现在,在技术发展上有两种观点值得注意。一种观点认为,要关起门来,另起炉灶,彻底摆脱对外国技术的依赖,靠自主创新谋发展,否则总跟在别人后面跑,永远追不上。另一种观点认为,要开放创新,站在巨人肩膀上发展自己的技术,不然也追不上。这两种观点都有一定道理,但也都绝对了一些,没有辩证看待问题。

    为什么要谈自主可控?

    通常,企业的着眼点在于最大化的追求盈利并创造社会价值。在当代,整个市场经济下的所有市场机会几乎已经趋于饱和,企业家及个体新开发的赢利点也都是现有商业模式及经济环境的可预见延伸。企业越来越重视国际合作,国家间的联系也越来越紧密。因此,很少有企业能真正打破这种传统的经济发展生态。

    在农耕时代及工业革命时代,世界还是由物理分界的国家组成。但是到了信息时代,互联网让世界变成了地球村,推动国际社会越来越成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命运共同体,好像这种国家间的物理分界已经不存在。世界是变小了,但国家间的物理分界并没有消失,只是因为信息时代互联网的推动,国家间的对抗越来越变得无形。我们不只在谈海陆空的对抗,还提出了网络空间战略。无论是伊朗核事件,还是斯诺登事件,亦或是勒索病毒事件,都是为国家发展核心技术敲响的警钟。

    网络空间战争的本质是互联网核心技术的比拼较量。核心技术的受制于人,就如命门被置他手。在现有的互联网经济生态之下,几乎所有的企业都是在别人的地基上砌房子,就算砌的再好、再大、再漂亮,可能会因为一场风雨就坍塌破败。因此,要掌握互联网发展的主动权,要在网络空间之战中立于不败之地,我们必须实现核心技术的突破。

    整个互联网建立在基础芯片之上,我们依赖INTEL由来已久,而INTEL所暴露的后门事件不止一次的刺激国人的神经。未雨绸缪之中,一旦战争爆发,瞬间可能就会让一个国家的所有基础建设瘫痪。未迎战而战争即结束。依赖INTEL就是将我们的命门暴露给他人,我们的国家、我们的政府、我们的关键行业、我们的个人隐私等等都会是“他控”状态。

    因此,我们要研发自己的芯片,实现我们核心元器件技术的突破,实现真正的自主可控。我们很早就已经认识到这个问题,我们也一直在大力发展自主可控的芯片。承担这样国家责任的企业不断涌现,研发出了如龙芯、飞腾、申威等优秀的芯片。而且,在这样的国产化大势下,基于我们自己的芯片的完全国产化设备会深入到各行各业之中,也会逐步替代传统的ITNTEL设备,包括笔记本、台式机、服务器、存储、网络安全设备等等。

    什么是自主可控?

    自主可控的本质要求是打破国外芯片在整个互联网架构上的垄断,并防范国外芯片所隐藏的可能会颠覆国家的后门。因此,自主可控首先要保证芯片的自主可控;自主可控其次是要保证接入互联网的智能控制单元,例如网卡芯片、显卡芯片、硬盘固件等都的自主可控;互联网是由设备单元组成,因此,自主可控也要保证基于芯片的硬件及控制软件的自主可控。这也是目前所讲的完全自主可控的生态链,涵盖了芯片、固件、数据库、中间件、操作系统、应用软件、外设(打印机、扫描仪)等。

    自主可控的发展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过去因为技术水平的限制,我们可能会把主要精力放在硬件的“堵”上和软件的“防”上。为了保证在别人家地基上建的房子的安全性,我们会加建围栏,加围墙,加碉堡,加护城河,甚至加空中防范。我们加了层层的壁垒,但是一不小心被人挖了地道偷了东西,我们意识到这种既有的发展来保证自主可控可能是本末倒置的。因此首先实现芯片核心技术的突破,进而基于自主可控芯片实现软硬件的自主可控,这才是真正的自主可控。

    怎样实现自主可控?

    要实现自主可控,首先是要保证芯片的自主可控。

    有人说,研发自主可控CPU需另起炉灶,彻底摆脱国外技术依赖,完全依靠自主创新。但这显然不太现实。核心技术的突破非一朝一夕之事,尤其是打破国外芯片几十年的垄断。

    芯片的研发最关键的是如何实现特定的指令集架构标准,设计出芯片微内核。指令集架构(ISA)是CPU物理硬件和上层软件之间的一个接口,就如万有引力定律、如麦克斯韦定律、爱因斯坦质能方程等具有相当的普适性和客观存在性,任何人都可以依据定律做相应的工作。而至于芯片内部的具体呈现也如依据这些定律所做的千差万别的设计。当前,国内并没有自己的指令集架构,并且想要急功近利的去发现或者创造这种普适性的规律,本身就违背科学发展的客观性。所以,另起炉灶,自己创造指令集去研发自主可控CPU是一条不可行的道路。

    有人说,研发自主可控CPU应该开放创新,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发展自己的技术。这样的观点也不甚正确,因为开放创新,更多的表现是引进核心技术进行消化吸收再创新。这就造成了国内很多企业纷纷与国外芯片公司合作开发或者购买微内核自己攒芯片。虽然从技术发展或商业可获得回报的角度来讲,这一路径并无过错。但是如果从自主可控CPU的发展角度来讲,那么如这种的站在巨人肩膀上发展的道路就完全错误。

    自主可控CPU的发展道路应该是利用成熟且可持续发展的指令集架构,立足自主创新,自己研发设计微内核,进而自主设计芯片。龙芯的MIPS架构、飞腾的ARM架构、申威的ALPHA架构是分别来自美国的MIPS公司、英国的ARM公司、美国的DEC公司的合法授权。虽然MIPS架构、ARM架构、ALPHA架构并非国人创造,但并不影响获得合法授权的公司以此自主发展、自主扩展指令集、自主设计微内核。


  • 上一页:成都康乔电子全体员工学习人工智能      下一页:成都康乔电子产品系列